菜单

重塑全球存储芯片产业格局,它的核心计算能力一点不比一台笔记本电脑小

2019年11月10日 - 家用设备
重塑全球存储芯片产业格局,它的核心计算能力一点不比一台笔记本电脑小

在第二十一届中国北京国际科技产业博览会(以下简称“科博会”)期间,紫光集团透露,5G是今年研发的重点方向,该公司将在明年下半年开发出基于展讯5G芯片的商用终端
近年来,每逢大小的消费电子或移动通讯展会,5G都会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无论是攻克5G基础科技的企业、网络运营商,还是智能终端厂商都对5G抱有极高的热情。最近,芯片又成为了业内关注的热门产业。数据显示,中国每年需要进口2300亿美元芯片,连续多年位居单品进口第一位。紫光集团副总裁、首席品牌官申小乙认为,芯片市场的特点有四个,分别为技术密集、资本密集、人才密集和全球的市场竞争,在全球整个技术领域是非常难攻克的。他指出,中国芯片企业与国际芯片巨头相比确实存在差距,这主要是三个原因造成的。
“首先,技术能不能跟市场结合起来,融入到整个生态里面,在国内,这中间是有断层的;其次,资本就像血液一样,高科技尤其芯片企业,如果没有充足的血液提供,很难有一个健康的发展;在人才方面,尽管很多高校专业的毕业生以及一些海归人才投入到芯片行业中,但在真正的高端人才领域还是欠缺的,怎么样让高端的人才回到中国,在国内能有所作为,这也是我们未来很关键的一块。”申小乙说。

图片 1

装满钢条的卡车络绎不绝,建筑施工的声响此起彼伏,武汉东湖高新区将近184个足球场大小的土地上,正上演着民族芯片产业乘势崛起的雄心。

图片 2

在6月2日举行的Deeptech半导体产业大势论坛上,紫光集团负责人表示,紫光和重庆市政府、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正在发起紫光国芯集成电路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0亿人民币。

随着9个多月的施工,号称存储芯片航母的国家存储基地一号生产厂房提前封顶。不过,这仅仅是紫光集团芯片制造产业1000亿美元之十年布局的一个缩影。

文 / 华商韬略 王又新伊然

据悉,不久之前,紫光国芯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表示,为进一步反映公司所处行业,明确核心业务定位,提升市场形象,公司决定对公司名称、证券简称进行变更,公司证券代码保持不变。具体变更情况为,公司名称将由“紫光国芯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紫光国芯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公司英文名称由“Unigroup
Guoxin Co., Ltd.”变更为“Unigroup Guoxin Microelectronics
Co.,Ltd.”,公司证券简称由“紫光国芯”变更为“紫光国微”;同时对《公司章程》做相应修改。

主导这场超大规模投资的紫光集团被寄予厚望。自2013年以来,紫光集团通过频繁的国际并购,已经成为最具实力的中国科技企业之一,开始改写国际芯片市场格局。展讯加入紫光后,成长为全球前三大手机芯片设计商;伴随之后并购锐迪科,紫光展锐现已跻身全球前十大IC设计企业阵营。

5G时代,芯片的重要意义已经无需多言。

紫光集团源于清华,创立于1988年。近年来,紫光集团在集成电路领域接连施出的大大刀阔斧举措备受业界瞩目。2018年,我国的缺“芯”之痛更是受到了产业内外的共同关注。作为肩负我国集成电路产业振兴重任的重要力量,紫光集团最新发展情况如何?

要知道,在这一关系国家经济命脉的芯片产业中,大陆企业此前还没有什么存在感,存储芯片更是一片空白。很难想象这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应该面对的现实。

一台小小的5G手机样机,它的核心计算能力一点不比一台笔记本电脑小。而在这样强大的计算能力下,它还不需要电脑中常见的散热风扇。

“芯”落地,“云”升空

重塑全球存储芯片产业格局,“板凳要坐十年冷,要有这种战略耐力和心理准备。”这是第二次接受《英才》记者专访,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多次强调的,“韩国人、日本人能干成的事情,假以时日,中国人也一定能干成。”

最近五年的芯片技术发展,最先进的工艺全部都是用于手机芯片的,核心的竞争力都体现于此。

从“芯”到“云”——这可以说是对紫光集团业务的最精简概括。与更受关注的芯片业务相比,紫光集团在云领域的发展也许并不那么为人熟知。但事实上,芯片业务与云网业务是紫光集团目前的两大核心业务板块,共同承载着紫光集团“成为世界一流的高科技产业集团”的发展目标。

纵观全球集成电路产业发展史,美国、日本、韩国以及中国台湾企业相互争斗厮杀,合纵连横成王败寇的商业故事丝毫不亚于一部跌宕起伏的经济战争大片。

过往,国产芯片在核心技术上被国际巨头甩在身后,徒留国人芯痛。

全局战略:紫光集团的“一二三”

存储芯片最先由美国IBM、英特尔、德州仪器研发生产,美光科技后来居上;日本尔必达曾一度辉煌,却于2012年破产,东芝芯片也出售给以贝恩资本为首的财团;如今韩国三星、SK海力士成为绝对领头羊。日本企业打败了美国企业,而韩国企业又将日本企业拉下马。可见,存储芯片领域并非某个国家永久处于不败地位。

而现在,正是国产芯片崛起的好时机。

紫光集团副总裁、首席品牌官 申小乙

“今天的中国,发展芯片制造业已拥有三个纵深:市场纵深、资本纵深、人才纵深。中国市场已经足够大,钱也足够多,人才的层次和水平正快速提升。”赵伟国对《英才》记者表示,如今的中国迎来了跻身世界芯片巨头行列的机遇。

以“芯”“云”两大核心奔向世界级高科技企业的紫光集团,正在解决“芯痛”的大路上极速奔驰。

紫光集团副总裁、首席品牌官申小乙以“一二三”解读了紫光集团的全局战略布局构想。

摆脱被人“卡脖子”的窘境,重新改写产业格局,打破国外寡头垄断,紫光集团正在路上。

属于“清华系”系统的紫光股份1999年上市,背靠清华大学的金字招牌,以及资本市场对科技产业的追捧,紫光股份上市不到半年即成为行业内的第一支“百元股王”。

“一”是指“一个目标”,紫光集团的战略定位是要做从芯到云的世界级的高科技产业集团。

高门槛厮杀

因为市场和产业经验不足,庞大起来的紫光股份并没有实现更好的发展。直到2009年,一位校友为其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二”是指发展的两条路径——“自主创新”+“国际合作”。申小乙表示:“这两个缺一不可,就像一个硬币的两个面一样,你没有自主创新的能力,就没有实力去做合作/协作创新、国际合作。只有通过自主创新建立这样的实力和能力,才有条件和基础去跟别人合作。但是光靠自主创新,在现在全球化科技、经济的环境中,也是不可能走得通的,所以紫光现在的创新驱动力就是两者结合起来,自主创新加国际合作。”

由于投资金额巨大,技术门槛极高,存储芯片产业是不折不扣的尖端竞争。

清华校友赵伟国旗下的北京健坤投资集团成为集团49%的股东,清华控股将所持集团股份减低至51%。

“三”是指“三个结合”——企业战略与国家战略相结合,科技理想与商业现实相结合,本土的雄心与跨国经营相结合。

正如赵伟国所比喻,“这个行业都是宝马、奔驰、奥迪,最差也得是帕萨特,没有夏利、面包车、摩托车。”

图片 3

申小乙表示,由于紫光集团是源于清华的,产业报国、科技报国是紫光很重要的一个使命,另外,在新时代从政府的要求也是企业的发展、企业的命运,要和国家的战略能够走在一起,国家要加强加速高端制造业的发展,制造业里面排第一位的就是集成电路,紫光这几年在早期就已经布局在集成电路领域了,而且我们的使命也是要让中国的集成电路在全球有一席之地。

而且,行业巨头们基本保持着每年超过100亿美元的投资节奏。没有足够筹码的,或者跟不上节奏的只有弃牌不玩。韩国大宇就曾经因不堪重负退出存储芯片。

赵伟国1985年考入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而后又继续在清华攻读通信硕士学位并开始了与紫光的缘分,最终职至紫光集团自动化工程事业部副总经理。1997年,赵伟国出任清华大学旗下另一家公司同方电子的总经理,后于2004年辞职创办了私人企业健坤集团。

对于科技理想与商业现实的结合,申小乙表示,在集成电路这个领域,很多企业有良好的科技理想和技术,但是没有跟商业现实很好地结合,因而没有办法健康地成长。对科技理想与商业现实的结合,紫光集团有两个主要策略,第一是重视资金、资本的重要性,资金是企业运转的血液,保证充足的资金,以保证公司能够健康发展;第二就是全产业链布局,立足整个生态系统的打造,以增强公司的综合竞争力。

值得警惕的是,“军备竞赛”早已拉开。

赵伟国与紫光算是相互知根知底,而真正打动清华控股的是,他对发展中国高科技产业有着独到见解与远大使命。

对于本土雄心和跨国经营的结合,申小乙表示,“当今世界是一个开放竞争的世界,我们紫光集团肯定是立足在中国市场,但是很多的产品是全球竞争的,所以一定要有全球的视野。从全球的竞争规则、游戏规则去适应,在里面怎么样体现中国的优势和价值。”

2015年,三星电子投资136亿美元在韩国京畿道平泽市建设12寸晶圆厂。主要生产第四代64层堆叠3D
NAND闪存芯片。2017年7月4日三星宣布该厂投产。

肩负起重塑紫光的使命后,赵伟国放眼全球科技产业发展的格局和趋势,立足中国科技产业发展的实际,跳出紫光当时的格局,将其未来锁定在半导体产业上,并围绕这一新的战略目标启动了一系列的工作,开启了紫光在芯片制造产业重点突围和发展的宏大布局。

同样在2015年,美光在新加坡投资40亿美元,扩建Fab
10X晶圆厂,主要生产第二代32层堆叠3D
NAND闪存。2017年建成后,月产能14万片晶圆。

赵伟国在全球范围内快速展开一系列的收购行动。

巨头跑马圈地的时候,中国半导体产业形势愈发严峻。2017年中国芯片市场规模将超过2500亿美元,占全球芯片市场三分之二以上。其中存储芯片占三分之一左右,然而中国存储芯片几乎100%依赖进口。产业上游一直被人把持,没有任何话语权。

2013年,紫光集团以17.
8亿美元收购全球第三大手机芯片商展讯通信;2014年,以9.07亿美元收购全球第四大手机芯片商锐迪科;2015年5月,又斥资23亿美元洽购惠普旗下华三通讯51%股权;2016年,以29.18亿台币入股芯片第一封装测试企业台湾日月光集团的苏州日月新半导体公司,据说占股30%……

在这样的背景下,长江存储应运而生。2016年7月,紫光集团旗下湖北紫光国器科技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紫光国器控股)联合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国家大基金)、湖北国芯产业投资基金和湖北科技投资集团共同出资,在武汉新芯的基础上组建长江存储。其中紫光国器控股出资197亿元,占股51.04%,从而对长江存储形成控股。“长江存储是中国科技领域的辽宁号航空母舰。”赵伟国向《英才》记者强调,“从其投资规模、技术水平、对国家产业安全和国家信息安全的意义看,这一比喻并不为过。通过长江存储这个项目,中国集成电路产业才真正在世界上有了一定的地位。”

紫光不计成本的大投入和布局的原因是什么?

诚然,中国每年生产3.314亿台电脑,近20亿台智能手机,1.78亿台平板电脑。倘若最为核心的半导体技术均为外资把持,中国科技产业只能受制于人。

图片 4

从美、日、韩和中国台湾地区的企业发展来看,巨额投资是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常态和客观规律。据统计,1982—1986年间,韩国四大财团在DRAM领域,进行了超过15亿美元的疯狂投资,相当于同期台湾投入的10倍。不遗余力的“烧钱”奠定了韩国企业赶超美、日企业的基础。

芯片材料是硅,我国是硅产量大国。但硅的提纯需要旋转,太阳能用的硅纯度是99.9999%,全世界一半以上份额由中国提供;而芯片用高纯99.999999999%,几乎全部依赖进口。芯片加工精度完全取决于核心设备——
“光刻机”。荷兰阿斯麦公司高端唯一,每台售价至少1亿美金,价格贵产量少。

长江存储总投资将超过240亿美元。这也是紫光集团目前为止最大的投资项目之一。

投入半导体企业,谋利动机不能太强。投入的资本量虽然大,如果都是热钱,今天投进去,明天就想赚钱,对产业的发展并无益处。

“紫光未来十年在芯片制造产业上投资1000亿美元是一个基本数字,相当于平均每年投入100亿美元。Intel、台积电、三星每年在芯片制造上的资本开支都超过100亿美元,达不到平均每年100亿美元的投资规模,根本就进入不了芯片制造的第一阵营。”正如赵伟国所说,持续投入是绕不过的门槛。

赵伟国有耐心。他认为,中国在半导体产业已经落后发达国家太远,完全靠自身的积累去追赶,几乎已经不可能,收购则可以发挥市场和资本的作用,极大地弥合、缩短这种差距。以收购打下发展根基之后,他又及时启动了自主发展的按钮。

据悉,长江存储全部建成达产后月产能30万片,年产值超过100亿美元。

而在5G这个机遇窗口,紫光势要成为全球数一数二的芯片设计公司。

“在长江存储项目之前,对于中国企业来说,不是缩短差距的问题,因为原来的基础是零,所以在长江存储之前和国际芯片制造巨头的距离是无限远。”赵伟国对《英才》记者表示,到2019年,将把紫光与三星、SK海力士的技术差距缩短到一年到两年左右,利用十年时间拉平与三星的鸿沟。

紫光展锐专注于移动通信和物联网领域的芯片设计企业,展锐已经发展成为全球第三的手机芯片设计企业,中国最大的泛芯片供应商和中国领先的5G通信芯片企业。展锐的第一颗5G芯片取名为“马卡鲁”——马卡鲁是世界第五高峰。

赵伟国将芯片产业的特点概况为——资本密集、人才密集、技术密集、全球竞争。“芯片制造不仅是高端制造,而且是尖端制造,这个行业不仅技术要先进,而且必须有产能,有了产能才有话语权。”

图片 5

同时,紫光集团将继续在成都、南京陆续落地芯片制造工厂。2017年1月,紫光集团宣布在南京投资建设半导体存储基地。南京半导体存储基地总投资额为300亿美元,一期投资100亿美元,将建成月产能10万片,主要生产3D
NAND FLASH(闪存)、DRAM存储芯片。

紫光展锐CEO楚庆最近在某节目上表示,“紫光展锐拥有4600人,其中4000人是研发人员,它是一个真正的中国芯片技术的高地。……我们的研发人员占了总人数的90%以上,这是我们劳动创造价值的方式。”

“我想有五年的时间,我们可以站稳脚跟,再有五年,应该有相当的成就,所以要有板凳要坐十年冷的心理准备和战略耐力。”赵伟国表示。

在芯片行业,很多人奉行摩尔定律。

在人才方面,紫光集团正积极在全球范围内招揽。2015年,台湾DRAM之父、前华亚科董事长高启全正式加入紫光集团,目前任紫光集团全球执行副总裁、长江存储执行董事长,专门负责NAND
Flash技术的建立及量产。

摩尔定律是由英特尔创始人之一戈登·摩尔提出来的。

今年初,紫光招揽前联电CEO孙世伟出任紫光集团全球执行副总裁,还吸引了许多中国台湾地区以及韩国的工程师进入团队。

当价格不变时,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元器件的数目,约每隔18-24个月便会增加一倍,性能也将提升一倍。换言之,每一美元所能买到的电脑性能,将每隔18-24个月翻一倍以上。这一定律揭示了信息技术进步的速度。

此外,长江存储在武汉设立研发大本营,同时在上海、美国硅谷也有研发据点。员工来自美国、韩国、日本以及中国台湾地区等不同地域。长江存储内部全部使用英文沟通。

而楚庆则不认可,他直言摩尔定律已经终结。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