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态度直接,中兴同样是一个不能任其倒闭的巨头企业

2019年12月12日 - 家用设备

逼死中兴从来都不是美国的目的,而是一种谈判的施压手段。
推特治国有一好,政策风向早知晓。每天早上查看美国总统特朗普的Twitter,就可以第一时间了解美国的内外大事,获知总统的个人态度。这比传统媒体爆料更明确,也比政府机构官宣更快速。他的推文有三大特点:措辞简单,态度直接,怼人火爆。
中兴重现生机
或许是母亲节的关系,今天Twitter上的特朗普没有了往日的戾气。在发推祝福母亲节快乐之后,特朗普突然发了一条牵动中国人神经的推文:“中国习主席和我正在共同努力,给中国大手机企业中兴一条快速恢复业务的途径。中国失去太多的就业岗位。我已经指示美国商务部搞定此事。”
对于在绝望中煎熬了快一个月的中兴来说,特朗普这条推文无疑是救命般的天大喜讯。美国商务部4月16日宣布,由于中兴没有遵守与美国政府达成的和解协议,将对中兴实施为期七年、直至2025年的技术禁售令;期间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
即便是全球第四大通讯设备制造商,在全球科技产业全球化的当下,中兴的核心技术部件也根本不可能脱离美国科技巨头合作伙伴。因此,美国的禁售令对中兴来说,就等于一纸死刑判决书。正如中兴高层随后所说,美国的禁售令已经导致公司陷入了休克状态,业务陷入了停滞。
由于中兴违规向伊朗出口通讯设备,2016年美国向中兴下达禁售令,迫使中兴在2017年同意认罪,向美国政府缴纳12亿美元的罚金(首期支付8.9亿美元)并接受一系列整改处罚。而此次美国再度处罚中兴的理由是,虽然中兴已经改组了管理层,解雇了4名直接负责的高管,但却没有根据和解协议处罚35名业务相关员工,反而给他们发放了奖金,并对美国政府调查人员提供虚假陈述。
中兴大不能倒
十年前美国金融危机的时候,有一个热门词汇“大而不能倒”(Toobigtofail);意思是一些巨头企业,即便自己作死,政府也不能任由他们倒闭。当年美国政府出手救助高盛、摩根士丹利以及美国国际集团,为身陷破产边缘的底特律汽车巨头通用汽车和克莱斯勒提供无息贷款,都是为了避免这些巨头倒闭给经济和社会带来更大的负面冲击。
对中国科技行业乃至中国经济来说,中兴同样是一个不能任其倒闭的巨头企业。中兴是一个年营收千亿人民币、拥有八万员工的巨型企业,其产业链还涉及了数十万就业岗位;中兴是中国在5G通信时代争取全球话语权的重要力量,连续八年专利申请排在全球前三;更为重要的是,中兴是全球化最为成功的中国企业之一,其海外业务对中国政府的“一带一路”战略更有着重要的意义。
正因为如此,中国政府不会坐视中兴在美国禁售令下死去,一直在积极帮助中兴进行斡旋与协商。2016年美国首次对中兴下达禁售令的时候,正是中国商务部帮助中兴申请美国暂缓实施,从而争取到时间来达成认罪和解协议。
此次美国商务部再次处罚中兴之后,一度强硬表示“绝无和解可能“,也让外界曾经以为中兴大限将至。但此次特朗普的推文声明显示,在中国政府和领导人的关注与帮助下,在美国总统的指示下,美国商务部最终还是会改变立场,给予中兴再次和解的机会。中兴或许会再度缴纳罚金,或许会接受其他惩罚,但至少有望解除禁售令,采购业务所需的核心部件,让企业重新回到正轨。
中美利益博弈
为什么特朗普会要求美国商务部对中兴网开一面?中兴也是美国市场第四大智能手机厂商,在美国也有数百个合作伙伴,创造了上万个就业岗位。从这个角度来说,赦免中兴确实有利于美国的利益与就业。不过,显然特朗普不会因为这个因素就要求美国商务部改变立场,否则当初就不会对中兴实施绝杀令。
实际上,绝罚中兴原本就不是美国的目的,而是一种谈判手段和姿态。中兴前高层的确犯下了诸多愚蠢错误,违反禁令私下出口伊朗,还被美国拿到了确凿证据,但美国商务部在一年前已经重罚中兴8.9亿美元和要求诸多整改措施之后,在今年4月中旬又以没有处罚35个员工的理由再次处罚中兴,显然与3月底开始的中美贸易战大背景不无关系。
特朗普政府在4月初提出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500亿美元惩罚关税,并因此遭致中国回以500亿美元的报复关税。虽然看起来贸易大战一触即发,两败俱伤并不是经商快半个世纪的商人特朗普的真正目的。以威胁和摊派的强硬手段施压中国政府在市场准入和进口关税方面作出让步,在谈判桌上达成一致减少中美贸易巨额顺差,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中兴只是在不恰当的时间,给美国政府提供了一个看似正当的施压棋子。
然而,高通也给中国政府送上了一个交换筹码。高通斥资400亿美元收购恩智浦半导体的交易,目前只需要中国监管部门批准就可以完成。但由于第一次交易审批遭到中国商务部否决,高通错过了原本的交易完成时间,不得不再次向中国商务部提交材料。如果再次遭到中国否决,无法在7月完成交易的话,那么高通不仅会错失这个重塑半导体行业格局的大好机会,还需要向恩智浦赔偿20亿美元的违约金。
中美共同利益
特朗普曾经说过,他不认为中美之间是贸易战,这只是双方的贸易谈判。过去两周时间,中美贸易官员一直在进行密集谈判。虽然目前双方要求差距较大,还没有达成一致,但双方都很清楚,谈判或许才是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最好的选择,问题只在于双方以何种条件达成一致。
不过,特朗普也清楚,在贸易问题上施压中国的同时,他在诸多国际问题上依然离不开中国,尤其是近期的朝鲜问题与伊朗问题,都需要和中国继续保持良好关系。朝鲜与美国近期之所以能够筹划领导人峰会讨论核问题,离不开中国协助美国通过经济制裁的手段施压朝鲜接受谈判。4月底宣布有望与朝鲜谈判的时候,特朗普也不忘在Twitter上公开感谢中国领导人。
上周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2015年达成的联合行动总体计划,希望以全面经济制裁逼迫伊朗重新商谈废核条件。但伊朗核协议的参与方除了美国,还有其他四个常任理事国、德国以及欧盟。要想迫使伊朗重新回到谈判桌,美国还需要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的支持。
大国外交,没有永远的朋友或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同样适用于中美关系。两国存在着诸多经贸利益冲突,但也有更多的共同利益与合作领域,包括关键的外交问题。此次特朗普公开要求美国商务部放中兴一条生路,显然是因为目前美国与中国达成了更多一致,美国愿意应中国政府的要求,放过中兴这枚原本的施压棋子。

电工电气网】讯

新浪科技郑峻发自美国硅谷

推特治国有一好,政策风向早知晓。每天早上查看美国总统特朗普的Twitter,就可以第一时间了解美国的内外大事,获知总统的个人态度。这比传统媒体爆料更明确,也比政府机构官宣更快速。他的推文有三大特点:措辞简单,态度直接,怼人火爆。

上周绝罚中兴之后,美国再次三司会审华为。华为是否会遭遇中兴那样的灭顶之灾?这要看美国能否找到华为的“罪证”,但这一调查更可能是中美下周贸易谈判之前的施压手段。

中兴重现生机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援引政府知情人士的消息报道,美国三大政府机构司法部、财政部和商务部正对华为展开调查,调查后者是否违反了美国的制裁令,向伊朗出口含有美国技术的产品;华为已经收到来自美国商务部和司法部的行政传票。如果找到华为违法出口的不利证据,美国政府可能会对华为进行行政处罚和商业制裁。不过,目前媒体还不清楚调查的具体范围和推进情况。华为目前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或许是母亲节的关系,今天Twitter上的特朗普没有了往日的戾气。在发推祝福母亲节快乐之后,特朗普突然发了一条牵动中国人神经的推文:“中国习主席和我正在共同努力,给中国大手机企业中兴一条快速恢复业务的途径。中国失去太多的就业岗位。我已经指示美国商务部搞定此事。”

中兴被罚证据确凿

对于在绝望中煎熬了快一个月的中兴来说,特朗普这条推文无疑是救命般的天大喜讯。美国商务部4月16日宣布,由于中兴没有遵守与美国政府达成的和解协议,将对中兴实施为期七年、直至2025年的技术禁售令;期间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

这是继上周绝罚中兴之后,美国对中国科技行业巨头策划的又一次重击。美国商务部上周宣布,由于中兴没有遵守此前达成的和解协议以及虚假陈述误导调查人员,将对中兴实施为期七年的禁售令;中兴将无法购买来自美国的软件、硬件、技术和服务。鉴于中兴诸多核心部件都来自美国合作伙伴,暂时无法找到替代方案,这意味着中兴对供应链将全面陷入瘫痪。用中兴自己的话说,公司将陷入休克状态。

即便是全球第四大通讯设备制造商,在全球科技产业全球化的当下,中兴的核心技术部件也根本不可能脱离美国科技巨头合作伙伴。因此,美国的禁售令对中兴来说,就等于一纸死刑判决书。正如中兴高层随后所说,美国的禁售令已经导致公司陷入了休克状态,业务陷入了停滞。

不到一年之前,中兴刚刚与美国商务部达成和解协议;承认此前违反美国制裁令,私下向伊朗与朝鲜出口通信设备,并且多次拒绝配合调查和误导联邦调查人员,并同意向美国政府缴纳高达12亿美元的罚金,从而换取美国政府解除禁售令。但此次美国政府再次处罚中兴的原因是,中兴只解雇了几名相关的高层人士,没有按照承诺处罚35名相关员工。

由于中兴违规向伊朗出口通讯设备,2016年美国向中兴下达禁售令,迫使中兴在2017年同意认罪,向美国政府缴纳12亿美元的罚金(首期支付8.9亿美元)并接受一系列整改处罚。而此次美国再度处罚中兴的理由是,虽然中兴已经改组了管理层,解雇了4名直接负责的高管,但却没有根据和解协议处罚35名业务相关员工,反而给他们发放了奖金,并对美国政府调查人员提供虚假陈述。

虽然中兴在美国政府二度绝罚之后,依然表示绝不能接受,但在超级大国政府面前,任何一家企业都显得脆弱无助,何况美国政府在2016年3月拿到了一份中兴高层签字的、涉及向伊朗出口的内部机密文件,抓了个证据确凿。关于那份关键证据的泄露过程,故事有两个版本,一个是中兴高层在美国被查获电脑,一个是中兴美国的律师举报。但过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份证据让中兴被抓了个“人赃俱获”,只能低头认罪受罚。

中兴大不能倒

美国政府调查华为对伊朗出口同样源于中兴那份机密文件。中兴在文件中提到的友商“F7”,把华为推到了风口浪尖。在2016年正式调查中兴之后,美国商务部和财政部同样向华为发出行政传票,要求华为提供过去五年向朝鲜、伊朗、叙利亚、古巴和苏丹的通讯技术出口所有信息,调查华为是否违反美国禁运令,把含有美国技术的产品卖给这些国家。

十年前美国金融危机的时候,有一个热门词汇“大而不能倒”(Too big to
fail);意思是一些巨头企业,即便自己作死,政府也不能任由他们倒闭。当年美国政府出手救助高盛、摩根士丹利以及美国国际集团,为身陷破产边缘的底特律汽车巨头通用汽车和克莱斯勒提供无息贷款,都是为了避免这些巨头倒闭给经济和社会带来更大的负面冲击。

此后,美国政府一直没有放松对华为的违规调查。2017年年初,美国司法部旗下的联邦调查局和财政部旗下的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再次对华为进行相关调查。不过,上述调查迄今似乎还没有找到不利于华为的致命证据,否则也不会在本周重启调查。因为但凡抓到有力的证据,美国政府必然会抓住这大好良机公开整治华为,而不会像过去一年那样,只能施压国内公司拒绝与华为合作,逼迫华为退出美国市场。

对中国科技行业乃至中国经济来说,中兴同样是一个不能任其倒闭的巨头企业。中兴是一个年营收千亿人民币、拥有八万员工的巨型企业,其产业链还涉及了数十万就业岗位;中兴是中国在5G通信时代争取全球话语权的重要力量,连续八年专利申请排在全球前三;更为重要的是,中兴是全球化最为成功的中国企业之一,其海外业务对中国政府的“一带一路”战略更有着重要的意义。

华为是战略威胁

正因为如此,中国政府不会坐视中兴在美国禁售令下死去,一直在积极帮助中兴进行斡旋与协商。2016年美国首次对中兴下达禁售令的时候,正是中国商务部帮助中兴申请美国暂缓实施,从而争取到时间来达成认罪和解协议。

相对于原本就在美国运营多年、手机业务蓬勃增长的中兴而言,华为才是美国政府最为忌讳的中国通信巨头。华为是全球最大的网络设备提供商和第三大手机厂商,更是最有可能挑战美国在5G通信时代技术话语权的中国通信巨头。

此次美国商务部再次处罚中兴之后,一度强硬表示“绝无和解可能“,也让外界曾经以为中兴大限将至。但此次特朗普的推文声明显示,在中国政府和领导人的关注与帮助下,在美国总统的指示下,美国商务部最终还是会改变立场,给予中兴再次和解的机会。中兴或许会再度缴纳罚金,或许会接受其他惩罚,但至少有望解除禁售令,采购业务所需的核心部件,让企业重新回到正轨。

这也是为什么美国正在联合澳大利亚、英国、加拿大等盟友,以“国家安全”为由,限制华为在这些国家的业务扩张。今年早些时候,美国政府否决了博通斥资1200亿美元收购美国通讯与芯片巨头高通的交易,同样是担心交易可能影响高通未来的研发投入,给华为带来在5G通信时代的技术赶超契机。

中美利益博弈

长期以来,美国官方都给华为公开挂上“与中国政府存在关系,可能替中国政府窃取信息”的标签。虽然华为多次公开表示,自己是一家员工持股的私人公司,与中国政府并没有隶属关系,也不可能替政府监控窃取信息,更在2012年主动邀请美国国会来深圳进行实地考察。但对美国政府而言,华为的这种努力显然是徒劳的。

为什么特朗普会要求美国商务部对中兴网开一面?中兴也是美国市场第四大智能手机厂商,在美国也有数百个合作伙伴,创造了上万个就业岗位。从这个角度来说,赦免中兴确实有利于美国的利益与就业。不过,显然特朗普不会因为这个因素就要求美国商务部改变立场,否则当初就不会对中兴实施绝杀令。

从2008年华为正式拓展美国市场迄今,美国政府叫停了华为的四次重大收购交易,否决了第三大运营商Sprint给华为的60亿美元网络设备订单,阻止了美国主要运营商与华为之间的业务合作。今年以来,美国六大情报机构和国会调查报告连续数次提到,华为与中兴可能替中国政府窃密,建议美国运营商和消费者远离这两家中国厂商。在这种政策压力氛围下,美国第二大运营商AT&T和电子产品零售商百思买先后放弃销售华为手机的合作。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