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迈汉的父亲拉希德在马尔代夫国防部下属的一家机构工作,近年来中国在马实施的1000套住房优惠贷款项目

2020年4月2日 - 机械安装

马尔代夫的“中国城” 新华网马累9月15日电(记者
刘华)到了马尔代夫,才知道这里竟也有个“中国城”。不过,它可不是指华人聚居的“唐人街”,而是当地人为中国援建的一个住房项目取的昵称。在胡尔胡马累岛,“中国城”的名字可谓无人不知。顺着路人所指的方向,很容易就能找到这片整洁开阔的开放式小区。实际上,这个小区并没有“官方”命名,只是在每栋楼的外墙上标注了数字。56幢楼房,每栋4层,1000套公寓,相对国内楼盘而言,规模的确不能算大,不过却解决了约7000人的住房问题,接近马尔代夫全国总人口的2%。而这也是马尔代夫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惠民项目,专门面向收入不高的工薪阶层。萨义德是一名警察,在首都马累上班,半年前从租住的小屋搬到了“中国城”,每天上班只用乘20分钟的渡船就到达。对他而言,这里的房子不但宽敞,价格也比较合理,比马累便宜约三分之一,但建筑标准明显高于当地民房。房屋由马尔代夫政府部门发售,同时向购买者提供低息贷款。马累是个面积不足6平方公里的岛屿,却居住了全国近三分之一的人口。胡尔胡马累是马尔代夫政府为缓解首都的城市人口压力而建造的卫星城,在“中国城”没建起之前,这里的居民只有两三百人。“现在人多了,还新建了学校,商店也变多了。”别看沙宾只有14岁,可他在这个人工岛上已住了7年,对这里的历史变迁很有发言权。据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马尔代夫项目组相关负责人王选和介绍,这个被称作“中国城”的项目是公司承建的一期工程,于2012年底完工。不久的将来,公司还将帮助马方在多个岛屿上建造1500套公寓,让更多的岛民住上宽敞明亮的房子。马尔代夫的地理环境对施工者来说是相当大的考验。最大的麻烦在于建筑所需的钢筋、水泥和沙石都需要进口,而由于当地条件有限,项目组所需的所有施工机具都得从国内运过来,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工程凝聚着中马两国人民的深厚情谊,事关中国的国家形象,再苦再累也必须保证质量。”王选和还说,一期项目建成后得到了马尔代夫政府和人民的高度认可,当地人把这片房子称为“中国城”,这让所有的工作人员感到非常欣慰。转载信息来源于新华网:
a{width:24px;}.xwxq1 td{ padding:0 10px;}

为中马友谊“建好房、铺好路”
新华网马累9月19日电通讯:为中马友谊“建好房、铺好路”新华社记者刘华 黄海敏国家主席习近平14日至16日对马尔代夫进行国事访问期间,同马尔代夫总统亚明为中方参与建设的马尔代夫拉穆环礁连接公路项目和民用住宅项目揭牌。承建相关项目的中方企业负责人表示,将努力为中马友谊“建好房、铺好路”,把这些项目打造成在马尔代夫的示范工程。马尔代夫住房二期工程由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承建。此前这家公司承建的一期工程已于2012年年底竣工。一期项目位于首都马累附近的胡尔胡马累岛上,共有56幢楼房,1000套公寓,主要面向当地的工薪阶层,解决了约7000人的住房问题。该项目因为是“中国建造”,而被当地人亲切地称为“中国城”。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孙柏日前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二期工程1500套住房将分布在马尔代夫的9个岛屿,各岛屿之间最远距离为500公里。由于当地条件所限,工程所需材料将像一期工程一样主要依靠进口,预计工期为两年。孙柏说,马尔代夫人口较少,仅这两期工程就能为马尔代夫近5%的人口提供住房,对马尔代夫政府而言,是一项实实在在的惠民工程。“通过这一项目,能让马政府和民众切身感受中国企业的实力。公司也希望以此为契机,今后更多参与道路、桥梁、水处理等基础设施建设,”他说。拉穆环礁连接公路项目位于马尔代夫南部的拉穆环礁行政区,是马尔代夫境内最长的高等级公路。据承建该项目的江苏省交通工程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仲义正介绍,项目的主、支线全长16.5公里。公路连接该环礁4个相邻的主要居民岛,施工期间将在当地雇用大约100名工人,2016年9月完工后,将为那里1万多人出行带来极大便利,同时也有助于当地旅游业的发展。“与国内许多项目相比,拉穆环礁连接公路规模虽然不大,但它是中马两国友谊的重要体现。我们将以高速公路的技术标准,调集公司最有经验的管理和技术人员认真实施这一项目,把这条公路打造成在马尔代夫的示范工程,”仲义正说。
a{width:24px;}.xwxq1 td{ padding:0 10px;}

“中国城”圆了马尔代夫普通民众的住房梦
新华网马累8月10日电(记者杨梅菊黄海敏):在中国,马尔代夫很有名气,因为这里有着极美的海和天,是蜜月旅行的不二之选。在马尔代夫,中国则意味着大批游客、旅游收入和头等市场。两个地理距离上颇为遥远的国度,似乎正在变得越来越紧密。但即便如此,依然鲜有中国人知道,在马尔代夫,竟然有一个“中国城”,而且与马尔代夫普通民众的住房梦是那样的息息相关。“中国城”中颇具中国建筑风格的住宅楼。亚太日报记者黄海敏摄去中国城吗汽车行驶在马尔代夫第二大岛胡鲁马累岛上,开车的马尔代夫司机突然问了一句,“Are
you going to China
Town?”(你是去“中国城”吗?)正在放空的中国小伙子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他本能地坐直身子问司机:你刚刚说了什么?“中国城,你是去中国城吗?”司机又重复了一次。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CMEC)马尔代夫住房项目现场经理刘景文,直到现在仍然记得上述那场对话的每一个细节,“中国城”三个字在那个时刻听起来是如此熟悉,又有点陌生。那是2013年10月,就在这场对话发生三个月前,马尔代夫1000套住房项目完成并迎来第一位住户。也是从那时起,从2010年起就参与住房项目建设的刘景文,才第一次听说,这个住宅区竟然被当地人称为“中国城”。当地人口中的“中国城”,正是刘景文一上车就告诉司机的“135号楼”所在的住房项目,该项目由中国政府提供优惠贷款、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中设)承建,
包括56栋楼房,总占地面积达3.96万平方米,拥有住房数量1000套,该工程是马尔代夫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居民住房专案,也是中国企业在马尔代夫第一个商贸合作项目。与其他国家的“中国城”相比,马尔代夫“中国城”的特殊之处在于,这片由中国人建成的住宅里,居住的全部是马尔代夫当地居民。中国城里休闲的居民。亚太日报记者黄海敏摄真正的社区从首都马累岛到与机场岛相连的胡鲁马累岛,坐船只需要10多分钟。这个面积为2平方公里的小岛1997年填海而城,作为卫星岛直接缓解马累长期以来的居住压力——作为世界上最拥挤的首都,1.87平方公里的马累岛上生活着10万人,占马尔代夫全国三分之一人口。上车后直接告诉司机“中国城”,十多分钟后楼群渐近。这是一片看上去有明显中国建筑特色的住宅,整齐、简约、用色节制、道路宽畅,与马尔代夫的蓝天白云竟也相得益彰。中国城里一名穆斯林妇女抱着孩子颇为好奇地看着远道而来的中国记者。亚太日报记者黄海敏摄走进居民侯赛因位于一楼的家,正准备中的斋月晚餐散发出浓浓的咖喱香味。侯赛因的妻子祖伊娜热情地带我们参观了每一间房。76平米三室一厅的格局,使得这所房子看上去颇有中国小户型住宅的简约风格,所有可能的空间都得到了充分的利用。主卧收拾得非常温馨,三个孩子则分享了有两张上下床的儿童房,祖伊娜说,另一间房马上要收拾出来给日渐长大的女儿用,“孩子们有自己的空间去玩耍、休息,每家每户都有阳台,社区里有花园,这是真正的社区。”祖伊娜说。的确,中国城的静谧和愉悦构成的完全是另一种生活,消闲的妇女们坐在社区的网椅上发呆,孩子们则相互追逐笑闹——这在10分钟船程之外的马累岛几乎是不可能的,在那里,楼房都窜得高而瘦,街道窄得走了一辆车就容不下走路的人,孩子们大多待在家里,因为城市拥挤到没有空间供他们奔跑。“在申请到这套房子之前,我们一家五口住的房子只有30平米,而且只有一个房间。”祖伊娜说,自从搬到新房后,亲戚朋友都特别羡慕他们,目前她的妹妹和父母也在计画申请搬到中国城。据统计,住房项目开始前,胡鲁马累岛仅有一万余人,如今已经翻倍达到两万余人。住房项目法律代表王先生则告诉记者,这样1000套住房估计为将近7000名马尔代夫人提供了住所。等到三期工程全部完工,全部4000套住房将解决近3万人的住房问题。这个数字,意味着马尔代夫十分之一的人口将住进“中国城”。不久将来,马尔代夫住房二期项目工程将在9个岛上建设1500套住房,9个岛南北跨度达400公里,颇有难度。事实上,在被称为“旅游者的天堂,工作者的地狱”的马尔代夫做基建项目,本身就充满挑战。全程参与住房项目工程建设的刘景文告诉记者,高温、湿热、流行病、蔬菜供给不足、业余生活枯燥、宗教信仰问题、远离祖国亲人等等,都是马尔代夫住房项目实施过程中实际遇到的问题。施工建设的近四年,每天都在太阳直射40度高温下作业,忍受蚊虫叮咬和登革热病毒侵袭,这是项目现场每个人的生活。但在劳作中,他们也亲见一座座高楼平地起,一户一户居民住进新房,尤其是还听到马尔代夫人把这片住宅称为“中国城”,“听到这几个字,就觉得洒在这里的每一滴汗水就都有了回报,”刘景文说。下班归来的几名年轻人在中国城宽阔的马路上闲逛。亚太日报记者黄海敏摄住房梦奢华,甜蜜,空间感,是马尔代夫旅游一直向世界兜售的度假体验——在大海和蓝天之间,只有你们。但到过马尔代夫首都马累岛的人会很快意识到,空间,对于马尔代夫本地人而言是多么奢侈的东西,在这个小岛上,街道狭窄到连汽车行驶时后视镜都得收起来,否则就有可能发生剐蹭。而马累之外岛屿的居住环境更为艰苦,有些岛甚至近些年才通水电。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住房问题一直是近年来马尔代夫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作为马政府履行“五大承诺”的惠民举措之一,在中国政府提供优惠贷款支持下,1000套住房项目于2010年底动工兴建,项目建成后以经济适用房的形式为居民提供住房。但这样的一套房子申请起来,却非常困难。因为马政府对申请资格有着严格限制:名下没有住房;有稳定收入可偿还贷款;注明居住人数,表格提交后参加摇号……祖伊娜告诉记者,为了得到这套房子,他们提前一年半提交申请表格,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摇号摇中后还要经过层层严格审查,当得知自己最终有资格买这套房子时,他们一家简直乐坏了。据王先生介绍,这1000套住房收到的申请表就达到了2万份,这样算来,侯赛因一家着实幸运。坐在自己家客厅里,看着孩子们进进出出,侯赛因告诉记者,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中国城”,是马尔代夫人给了它这个名字,这是中国建的,我们都很感激,所以打心眼里愿意叫“它中国城。”侯赛因显然也很关心中马关系,采访中他甚至还提到总统亚明8月份即将进行的中国之行。“我们的关系越来越好,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和中国资金都来了。这次总统访华,希望能得到中国政府更多的支持,例如正在计画建设的连接首都马累和机场岛之间的跨海大桥。”侯赛因说。中国驻马尔代夫大使王福康表示,过去40多年来,中国对马尔代夫提供过各类援助,而且根据马特点,中方援马项目主要侧重于基础设施建设和民生领域。例如,近年来中国在马实施的1000套住房优惠贷款项目,就是为了帮助马经济实现可持续发展。众所周知,马累是全世界最拥挤的首都之一,马政府在对1000套住房的发售过程中,收到了近2万份申请,远远供不应求。该项目可以吸引相当一部分人口搬出马累,对于缓解马累的拥挤状况,改善居民居住条件具有重要意义,受到马民众的欢迎,被当地民众友好地称为“中国城”。针对马方的实际需要,经双方政府商定,中方将继续提供优惠贷款支持,在马全国范围内实施住房项目二期1500套住房项目。王福康强调,中马两国今后可重点在旅游、基建和海洋领域等方面开展务实合作,把中马互利务实合作不断推向新的发展高度。转载信息来源于新华网:
a{width:24px;}.xwxq1 td{ padding:0 10px;}

随着中设马尔代夫住房项目二期1500套住房的完工和交付,“中国城”将遍布马尔代夫的9个岛屿,住房项目三期又即将开建,届时像迈汉这样的“中国迷”也将越来越多。

香港机场免税店的香烟很便宜,比如中华之类,最多可以一人带两条回大陆。查了下微信记录,我当时买了2条软云到马尔代夫给工地上的同事,共计人民币327元。免税店都可以用微信支付,很方便。

几年下来,越来越多的当地人将这个由中国政府提供优惠贷款、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承建的开放式小区称为“中国城”。

图:胡鲁马累岛上的福利房小区

惠民房的申请过程十分漫长,报名、资格筛选,一摞又一摞厚厚的表格、一趟又一趟地跑银行……一年之后,拉希德一家终于获得购房资格并顺利入住新家。拉希德至今依旧记得4年前刚刚搬进新居时的场景,颇有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

​胡鲁马累岛

作为第一家在马尔代夫承包重大施工项目的中国公司,中设不仅为马尔代夫居民盖起新家,更与当地百姓建立起深厚情谊。公司在一期项目完工后依然定期回访、上门检修。公司与住户们之间关系不断加深,“中国城”的住户越来越了解中国。

2019年3月初,被单位派遣到马尔代夫的胡鲁马累岛出差。因时间紧迫只能利用旅游签证前往,也因为旅游签证30天期限的原因,最后业主单位购买的飞机票只能在岛上呆上20天。这期间,走马观花地把胡鲁马累和马累岛转了下,看了看马尔代夫的民生,利用观网分享下自己看到的点点滴滴。

直到2012年,拉希德从政府惠民住房项目中看到了希望。对于拉希德这样饱受住房难困扰的马尔代夫人而言,惠民房的优势显而易见,房屋由政府部门发售,房子不仅宽敞,而且价格优惠,比普通商业公寓便宜三分之一,购买者还能向政府申请低息贷款。

图:马代首都所在的马累岛、机场岛、胡鲁马累岛

“他甚至已经打定主意,以后一定要和中国女孩结婚,要去中国上学、工作。”迈汉的母亲玛丽娅姆既骄傲又无奈地对记者说。这个土生土长的马尔代夫男孩怎么就有了一颗“中国心”,这一切要从迈汉一家4年前搬入现在的小区、位于马尔代夫第二大岛胡鲁马累岛的“中国城”说起。

中建三局承接的政府保障房:这几栋高楼正在建设,项目还没有完工的,属于马尔代夫的7000套保障住房项目。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和工商银行提供贷款。马尔代夫的前总统亚明计划将那些生活不便的岛屿上的人,迁移到胡鲁马累这样的大岛上生活。这7000套保障房项目就是安置这些移民,而空出的岛屿作为旅游岛开发。一来解决偏远岛屿生活条件艰苦的问题,二来又开辟了新的收入来源,三还可以增加就业。我在西沙群岛曾经生活过大半年,因此也能够理解亚明处理这个问题的苦心。马尔代夫的居民岛有两百多个,很多就几十人,供水、供电、垃圾处理、污水处理,成本是非常高的。马尔代夫的前任总统纳希德强调零碳排放、太阳能、限制旅游业,导致经济恶化被迫下台。亚明从商出身,要务实得多。有兴趣可参阅这篇文章:“马尔代夫成了西方的眼中钉”。

迈汉的父亲拉希德在马尔代夫国防部下属的一家机构工作,之前一直只身一人在首都马累过着和家人两地分居的日子。“马累太小了,单位提供的宿舍住不下一家人,所以妻子和孩子只能住在距离马累3个小时船程的居民岛上,我一两个月才能回家探望他们一次。”拉希德说。

出发之前,其实自己还是有点担心的,一是马尔代夫是个瓦哈比国家,二是马尔代夫近年来一直政局不稳定。现在来看,自己是多虑了。还有就是临时顶替同事出差,此项目没有接触过,相关的数据库系统、界面开发工具、编程工具都没有接触过,20天能行吗?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